1. 首页
  2. F1大奖赛

功亏一篑的法拉利-巴林战报

来到F1巴林大奖赛的沙漠之后,初看起来法拉利已经解决了在澳大利亚的海边所遇到的问题,恢复了“期望”的速度,在周六排位赛中也顺理成章地包揽头排。

周日正赛开始依然是高歌猛进,勒克莱尔更是手握近9s的优势巡航领跑。

就在人们都以为法拉利能顺利拿回1、2的时候,戏剧性的转折骤然而至,2停之后维特尔在和汉密尔顿的多轮缠斗中失误spin,极度磨损的轮胎由于不规则的形状引起了剧烈震动导致前翼脱落,从而被迫进站,最终名列第5。

而勒克莱尔则在43圈左右遇到了引擎问题损失一个汽缸,导致以每圈5~6s的节奏往下掉圈速,之后的十几圈中先后被奔驰两位车手超越。

好在临近比赛结尾的时候,雷诺的双退引发了安全车,勒克莱尔最终勉强保住了领奖台的一席之地。

从结果来看,法拉利在新赛季第2站的成绩同揭幕战相比并无太大的区别,不同的是这次车队在周五和周六有了出彩的表现,只不过这样的“昙花一现”反而加剧了车迷们的心理落差。

无论赛车还是车手,稳定性始终是成为F1冠军的重要指标,也是当下留给新领队比诺托的一大难题。

功亏一篑的法拉利-巴林战报
领奖台

用“高开低走”来形容法拉利巴林周末的表现是极其中肯的,而放到整个赛季来看,这也是自冬测以来法拉利逐渐式微的趋势的延续。

好的方面是,目前似乎还没有到一发不可收的局面,至少前2站比赛没有掉太多的位置(分数),但不好的地方在于老的问题还没有根治,又不断有新的问题冒出来。撇开法拉利的恩怨情仇,2019的巴林大奖赛还是相当好看的。

去年由于RAI的进站问题,导致奔驰和法拉利都陷入了“囚徒困境”——明知1停耗时间但谁也不愿意先进站把自己的位置拱手让出来,比赛略显乏味。

而今年车队们则完全贯彻了2停的策略,比赛的复杂程度也有了质的改变,再加上法拉利在最后stint的剧情反转,整个比赛的精彩程度在这些年并不多见。

越是精彩的比赛,其内容就会越丰富,接下来我们也通过回顾整个比赛周末,站在中立的角度来拆解一下各个看点,并尝试挖掘一下背后的故事。

本站比赛倍耐力带来了最硬的3款轮胎,C1白标硬胎(H),C2黄标中性胎(M)以及C3红标软胎(S)

比赛回顾:疯狂模式的练习赛

从周四开始,媒体们的焦点都集中在法拉利是否会有重大的设计升级以应对澳大利亚站遇到的问题。

然而从周四围场的反馈来看,并没有发现想象中的巨大变化,法拉利依旧延续着自己独特的“外洗”设计理念,包括鼻翼在内的诸多空气动力学套件并没有改变,而引擎罩的腰身甚至比澳大利亚站还要纤细。

似乎,马拉内罗团队想告诉众人之前的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是该发挥引擎全力了。

SF90鼻翼
SF90鼻翼

果然,在没有太多意义的FP1中,法拉利就开始了猛跑,疯狂地测试自己火力全开下的表现,领先第二集团有将近1s。

到了FP2,赛道温度和正赛相当,其他车队也纷纷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测试,而法拉利依旧领先。

周六的FP3虽然在白天进行,但法拉利坚持“我行我素”,不浪费一丁点测试的机会,最终包揽了3节练习赛1、2。

SF90和W10前刹车整流罩;法拉利的前刹车系统有额外的通风管道,变相实现了被限制的前轴吹气
SF90和W10前刹车整流罩;法拉利的前刹车系统有额外的通风管道,变相实现了被限制的前轴吹气。

与之相对的是奔驰车队包揽了3节排位赛的第1,红牛在FP2的长距离虽然落后于奔驰但却胜过法拉利一筹。

从整个练习赛来看,法拉利在极速上有一些优势但FP2中的长距离同奔驰和红牛相比并不突出。赛后,领队比诺托也承认,车队使用了不同的引擎设置,所以才会比其他车队跑得快。

FP2中的维特尔
FP2中的维特尔

测试多固然是好事,但反过来说也反应出了法拉利对于全功率下自己赛车的表现没有底,需要通过更多的数据来进一步分析,哪怕是对正赛意义不大的测试。

比赛回顾:势不可挡的排位赛

经过了3节的练习赛,法拉利无疑成为了杆位的第一热门车队。在排位赛Q1中,勒克莱尔一举拿下了第1,维特尔似乎不太顺手,赛车在1号弯锁死,位列第2。

中游车队中,小将诺里斯再次表现抢眼,夺得了第4。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红牛的加斯利只有第14。Q2中所有车队都等了3分钟左右才出站,在第1轮的较量中,勒克莱尔依旧领先,而维特尔则遇到了交通问题,落后达1.187s,并且前轮再度锁死。

这个成绩不能说不够进入Q3,但已经锁死的轮胎是必然不能作为正赛的起步胎,因此维特尔不得不再次进站更换一套全新的S胎出来刷了个圈速,不过依旧落后勒克莱尔有0.310,位列第2。

而诺里斯这边则再次杀入Q3,在现场督战的阿隆索则五味杂陈。加斯利和两台小红牛被挡在了晋级的大门之外。

维特尔锁死
维特尔锁死

Q3中,勒克莱尔依旧表现抢眼,第1轮冲刺中就以1:27.958领先汉米尔顿0.232s拔得头筹,这一成绩和去年的杆位成绩一模一样,而维特尔由于缺少新S胎只能做1次冲刺。

第2轮中,勒克莱尔再次刷新了自己的成绩,以1:27.866夺得了他在F1的首个杆位,维特尔落后达0.294,汉米尔顿则和维特尔不相上下,仅以0.030的劣势屈居第3。

现场督战的阿隆索
现场督战的阿隆索

法拉利的头排发车似乎宣告着跃马军团的卷土重来。

排位赛后
排位赛后

比赛回顾:功亏一篑的正赛

发车
发车

周日的正赛和排位赛在同一时间进行,温度相当,但8.6km/h的风速同排位赛的3.2km/h相比有了极大的变化,这也对车辆的操控带来了不小的挑战。

五盏红灯熄灭后,前4位车手进行了激烈的争夺,维特尔超越了勒克莱尔,博塔斯超越了汉米尔顿和勒克莱尔,顺位为维特尔、博塔斯、勒克莱尔、汉米尔顿。

LAP2 勒克莱尔超越了博塔斯,而博塔斯再被汉米尔顿超越,此时顺位为维特尔、勒克莱尔、汉米尔顿、博塔斯、维斯塔潘。

维斯塔潘和塞恩斯碰撞
维斯塔潘和塞恩斯碰撞

LAP4 维斯塔潘和塞恩斯发生碰撞,塞恩斯赛车受损。

LAP5 勒克莱尔逐渐追进维特尔。

 维特尔和勒克莱尔并排
维特尔和勒克莱尔并排

LAP6 勒克莱尔超越维特尔来到了第1,并迅速拉开。

LAP12 维斯塔潘率先进站,S换M胎。

LAP13 博塔斯进站S换M胎,但出站被维斯塔潘 UC。

LAP14 勒克莱尔进站S换M胎,同圈汉米尔顿进站S换S胎,赛道上博塔斯超越了维斯塔潘夺得了原本的P4。

维特尔进站
维特尔进站

LAP15 维特尔进站S换M胎,出站后被汉米尔顿UC,第一轮进站后顺位依次为勒克莱尔、汉米尔顿、维特尔、博塔斯、维斯塔潘。

LAP20 汉米尔顿跑大。

LAP21 汉米尔顿称轮胎已经开始退化。

维特尔超越汉米尔顿
维特尔超越汉米尔顿

LAP23 维特尔抓住机会超越了汉米尔顿。LAP24 维特尔锁死轮胎。

LAP33 汉米尔顿锁死轮胎,维斯塔潘率先第2轮进站,M换M胎。

LAP35 汉米尔顿进站,S换M胎。

LAP36 维特尔进站,M换M胎,出站后依旧压在汉米尔顿身前。

LAP37 勒克莱尔进站,M换M胎,赛道上维特尔和汉米尔顿开始了缠斗。

 维特尔鼻翼震落
维特尔鼻翼震落

LAP38汉米尔顿超越了维特尔,维特尔失误发生spin,接着由于轮胎的平斑导致赛车剧烈点播震掉了鼻翼,被迫进站更换鼻翼,从此丧失了领奖台的位置。

LAP46 勒克莱尔报告引擎异常,每圈慢到6~7s。

汉米尔顿超越勒克莱尔
汉米尔顿超越勒克莱尔

LAP48 汉米尔顿超越了勒克莱尔,勒克莱尔方向盘显示“FAIL B”,据称直道少了40km/h。

LAP54 博塔斯超越了勒克莱尔来到第2。

安全车出动
安全车出动

LAP55 雷诺里卡多和霍肯伯格由于引擎问题双双退赛,引发安全车,此时顺位为汉米尔顿、博塔斯、勒克莱尔、维斯塔潘、维特尔。

贝克汉姆挥舞格子旗
贝克汉姆挥舞格子旗

LAP57 在安全车带领下所有车手冲线,勒克莱尔拿到了最快圈奖励,并幸运地保住了领奖台的一席。

精彩瞬间:发车

发车1
发车1

首次杆位起跑的勒克莱尔并没有做好起步,还没有到1号弯就被维特尔超越(图1),汉米尔顿则受到勒克莱尔的阻挡,博塔斯顺势上前(图2),1号弯入弯时维特尔中间线,勒克莱尔外线,汉米尔顿外线,博塔斯内线(图3),1号弯中维特尔已经确认了领先的位置,而勒克莱尔抢在两辆奔驰之前入弯,走外线的博塔斯则超越了内线的汉米尔顿(图4)。

发车2
发车2

但发车的争斗并没有结束,在紧接着的3号弯直道,博塔斯咬住了勒克莱尔,在直道末端抽头走外线(图1),入4号弯时博塔斯已经领先勒克莱尔半个身位(图2),在弯中博塔斯实现了超越(图3),并在6-7号弯确立了领先勒克莱尔的优势(图4)。

精彩瞬间:超越

勒克莱尔 vs 博塔斯
勒克莱尔 vs 博塔斯

就在比赛的第2圈,勒克莱尔在主直道抓住了刚刚超越自己的博塔斯(图1),并在1号弯尝试走内线(图2),博塔斯在攻弯时有些犹豫,轮胎锁死,让出了内线的位置(图3),最终在1号弯出弯的时候勒克莱尔实现了反超(图4)。之后汉米尔顿也在3号弯直道顺势超越了已经没有节奏的博塔斯。

勒克莱尔 vs 维特尔
勒克莱尔 vs 维特尔

维特尔发车领先后并没有一路带开,而是被勒克莱尔越追越近,终于在第6圈的主直道末端勒克莱尔抓到了维特尔(图1),并成功地从外线在入弯前就完成了超越(图2)。

维特尔 vs 汉米尔顿
维特尔 vs 汉米尔顿

维特尔vs 汉米尔顿 第1次进站后,汉米尔顿实现了对维特尔的UC,但在第23圈,由于S胎的磨损,汉米尔顿被使用M胎的维特尔追进(图1),维特尔在3号弯直道的外线4号弯之前实现了超越(图2)。

汉米尔顿vs 维特尔 LAP38
汉米尔顿vs 维特尔 LAP38

第2次进站后,汉米尔顿没有像第1次那样实现UC维特尔,但大幅度缩小了同维特尔的距离。在维特尔防守住汉米尔顿第37圈的进攻后,第38圈汉米尔顿再次在3号弯直道抓住了机会走外线(图1),这次汉米尔顿同维特尔并排入弯(图2),采取内线走线的维特尔在出弯速度上比不上外线的汉米尔顿,在4号弯被超越(图3),之后维特尔失误发生spin(图4)。

维斯塔潘 vs塞恩斯
维斯塔潘 vs塞恩斯

在比赛的第4圈,塞恩斯在4号弯抓到了维斯塔潘想从外线超越(图1),但维斯塔潘没有让步,两人发生碰撞(图2),塞恩斯鼻翼受损接触赛道冒出大量火花,而维斯塔潘则安然无恙(图3),最终塞恩斯驶离赛道(图4)并进站更换鼻翼。之后FIA认定为正常比赛事故,不做进一步处罚。

精彩瞬间:引擎告警

赛后法拉利对于勒克莱尔引擎故障的解释
赛后法拉利对于勒克莱尔引擎故障的解释

本场比赛最为车迷们惋惜的无疑是勒克莱尔最后时刻的引擎故障,这位年轻车手本可以顺利拿下自己的首个F1 pole to win,但偏偏天公不作美。事后据法拉利官方的说明,勒克莱尔遭遇了喷油嘴的故障,无法对1个汽缸进行供油,相当于勒克莱尔的赛车在比赛中是以V5的引擎在跑。

好在PU本身并没有故障,可以在以后的比赛中继续使用。同样在这场比赛出现引擎稳定性问题的还有雷诺车队,两位车手双双因为引擎故障而退赛并触发安全车。就前两站的表现来看,似乎红牛选择本田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精彩看点:维斯塔潘的“耍宝”

维斯塔潘回场圈spin
维斯塔潘回场圈spin

或许是因为没有能够在最后关头超越引擎故障的勒克莱尔而连续登上领奖台,维斯塔潘在回场圈为自己加了戏——在向勒克莱尔致敬后完成了一次360度spin,把勒克莱尔吓得不知所措的同时刷了一次极高的关注度……

战术分析:第一次进站:奔驰的赌注

相对距离
相对距离

在比赛初期重油的情况下,维特尔的赛车并没有表现出可观的圈速,不仅被勒克莱尔渐渐带开,同时自己也无法甩开身后的汉米尔顿。

从相对距离图中可以看出,stint 1中汉米尔顿距离维特尔一直在2s以内。第一次进站各支车队都选择在了第13圈左右,从长圈速表现来看,并不是完全的战术安排,而是轮胎磨损相当严重,每个人的圈速都在往下掉,成正斜率。

Stint 1圈速
Stint 1圈速

维斯塔潘成了第一次进站的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为了防止博塔斯被UC,博塔斯跟着维斯塔潘在第13圈进站,次圈奔驰接着召汉米尔顿进站。与众人不同的是,汉米尔顿换了一套S胎出来,而不是其他人所换的M胎。究其原因,我认为有以下两条:

1、尽最大可能发挥UC的作用,不仅轮胎新而且软一个档次。

2、用S胎的长距离速度拉开同维特尔的距离,不让维特尔在第2次进站中有UC的机会。

在比赛当时,尤其在维特尔超越汉米尔顿的时候,很多人都对奔驰的这一策略提出了质疑,但我认为奔驰这样选择(尤其是第2点原因)恰恰是因为看到了维特尔在stint 1中用S胎并没有展现出对于汉米尔顿的优势,所以才会让汉米尔顿继续换上S胎,寄希望于其能够持续stint 1中的圈速在stint 2中保持对于维特尔的优势。

维特尔超越汉米尔顿
维特尔超越汉米尔顿

当然,这样的策略其弊端也是很明显的——轮胎的寿命。Stint 1虽然有磨损但并没有表现出悬崖点,谁也不知道用S胎能够坚持多久,换句话说奔驰就是在赌S胎的寿命。

这样的赌博是一种主动求变的策略,即若战术相同就大概率或肯定持续落后,而不如换一套战术来主动引入变量,理念上其实和澳大利亚站法拉利安排维特尔早早进站是殊途同归的。

另外,法拉利在汉米尔顿进站的同圈召勒克莱尔进站,时间上算要比汉米尔顿进站早,可以说至少到第一次进站的时候法拉利在巴林站的策略优先级是转到了勒克莱尔这边。

第二次进站:UC的博弈

通过第一轮进站之后的情况,各支车队都意识到了在巴林站UC的效果是相当明显的。奔驰这边在汉米尔顿的S胎没有过多余力的情况下,首先招其进站。

法拉利跟着召维特尔进站,进站前两人的差距在4.9s,而维特尔出站后两人差距大幅缩小。

 Stint 2圈速
Stint 2圈速

第37圈虽然维特尔防住了汉米尔顿的进攻,但在第38圈自己发生了失误,最终落到了第9。

从车队战术上讲,法拉利和奔驰都没有过错,尤其是法拉利在领先近5s且圈速占优的情况下(见stint 2圈速图)并没有必要先召维特尔进站。

而维特尔被超(spin前)的原因是出站后的第2圈没有跑好,只有01:34.918,而汉米尔顿同圈跑到了01:34.722,从而被贴上。

这或许是因为整个周末维特尔一直不顺手,也可能是由于轮胎还没有到达工作温度。

Stint 3圈速
Stint 3圈速

这里还有一个引申的问题,即维特尔在第38圈被超若没有spin,是否还有机会超回来?

我认为是有的,从stint 3大家都使用M胎的长距离来看,维特尔是有优势的,尤其在维特尔追到第5开始跑干净圈速的时候,就像stint 2中的情况一样。对于巴林这样超车并不困难的赛道,只要车有优势,UC并不足以一击致命。

圈速分析:长距离

全场长距离
全场长距离

总结一下两队的整场比赛的长距离:

1、法拉利的勒克莱尔一枝独秀(引擎出问题前)。

2、汉米尔顿在重油的时候用S胎比维特尔稍快,但用M胎比维特尔稍慢。

3、博塔斯的长距离并不差,和汉米尔顿旗鼓相当。

其他看点

第1000站在上海
第1000站在上海

巴林大奖赛这周的早些时候,F1的大佬们和自由媒体关于2021年的游戏规则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双方充分交换了意见”,然而并没有形成“联合公报”。

议题主要包含预算帽、赛道分红、车队奖金分红等一系列重大内容,而技术规则只是一小部分。

看着这些老生常谈的议题以及极其官方的报道和措辞就可以知道,这些讨论不可能短时间有一个结果,尤其之前还被爆出自由媒体给予美国潜在的迈阿密赛道相当的特权,引起众怒。

今年会有5条赛道合约到期,这或许是伯尼留给自由媒体的一个巨坑。

我们F1上海站应该不会受太多的牵连,在中国的这项赛事是由我们政府背锅的,且举办比赛的目的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让世界了解上海,了解中国。

关于2021年的计划,我觉得与其讨论这么遥远的事情,这帮英国绅士们还不如聊一聊英国脱欧的影响,这或许才是迫在眉睫的麻烦,霍纳曾提过,车队不怕硬脱欧也不怕软脱欧,就怕没有计划拖到最后一刻。

而现在的唐宁街10号似乎越来越往这方向上去,这或许是身在意大利的法拉利车队的隐形优势……

其他看点:“腼腆”的勒克莱尔

 勒克莱尔排位赛后
勒克莱尔排位赛后

从各种赛后的细节可以明显看出勒克莱尔还没有汉米尔顿、ALO、维特尔等一线车手的气场,表现地相当腼腆和羞涩,尤其在排位赛后接受采访,有点不知所措。

而当合照完毕众人离去就剩他一个人的时候,用手足无措来形容是很贴切的,还好赛会即时拿来了需要杆位签名的小号轮胎,才算解了尴尬之围。

然而,一旦他手握方向盘驶上赛道,确实相当有攻击性,在马路上碰到这种人一般我们称其为“路怒症”,而在赛道上的专有叫法是“人车合一”,举个最典型的例子——藤原拓海,其实维特尔与之相比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勒克莱尔赛后关于超越维特尔的采访
勒克莱尔赛后关于超越维特尔的采访

巴林赛后,一部分媒体的焦点在于勒克莱尔违反了车队指令在第6圈超越了维特尔,在勒克莱尔询问车队的时候,给予的反馈是再等2圈。我认为,这件事至少说明了以下两点:

1、法拉利的默认战术依旧是维特尔优先

2、这场比赛VET的赛车着实不在状态

从今年至今的表现来看,勒克莱尔应该说还是相当克制的,第1站澳大利亚发车的让车以及巴林站发车1号弯的走线,都不是争夺的姿态,但抵不住维特尔不快。

对于年轻车手来说,pole to win在其心中的意义远高于其在四届世界冠军心中的地位,况且当时的情况若不超维特尔则白白损失相对于奔驰的速度,得不偿失。

比赛结束后的维特尔和勒克莱尔
比赛结束后的维特尔和勒克莱尔

我个人完全可以理解勒克莱尔的这次动作,反而是车队模棱两可的“再等一等”的决策不够果断,现在并不是到了非要靠牺牲车队利益而保全WDC的地步。

另外,倘若车慢不让超最后被奔驰渔翁得利那真的就是太难看了,不要说车队就连维特尔自己的面子也保不住…我想单靠TR而取胜并不是Tifosi们想看到的结局。

话说回来,维特尔和其赛车(组)也必须要拿出一些“真本事”了,今年的压力相当山大。

其他看点:法拉利的遮羞布

维特尔团队走赛
维特尔团队走赛道

不得不说,雷诺的双退着实救了法拉利一把,让勒克莱尔勉强保住了领奖台,成为了法拉利的遮羞布,掩盖了勒克莱尔赛车的引擎故障还有维特尔赛车的不在状态。

公平地讲,法拉利在巴林站确实拿出了一款达到期望速度的赛车,但稳定性堪忧。

诸如风速或者沙尘等的理由其实都是很牵强的,原因很简单,大家都是在同等的条件下比赛的。

就像上站比赛的战报中我们就提到的,新的团队势必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而管理层面的磨合最终还是会影响比赛的方方面面,解决问题并表现出“韧性”是衡量该团队是否优秀、是否超出一般团队的依据,而这没有捷径,只有在不断地摔倒之后累积而成。

往好的方面讲就是: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往坏的方面讲就是:坎跨过去了肯定会有成长,跨不过去了那就是极限了。

功亏一篑的勒克莱尔
功亏一篑的勒克莱尔

不管过程如何,巴林比赛的结果又是奔驰1、2带回,法拉利落后,和揭幕战无差。

虽说赛季前期的亚太赛区都是非传统的赛道,各有各的特点,而相互之间并没有多大的可比性,车队当然可以说是由于赛道的特殊或环境的特殊而造成了成绩不佳,但从整体的赛程安排来看,这样的特殊性才是如今F1比赛的普遍性。

再等一等,再缓一缓,再看一看就好几站过去了,就好几十分溜走了,损失不起。

稳定性是巴林的沙漠留给马拉内罗团队的新问题,希望法拉利在上海的车迷面前能够找回状态,在第1000场F1大奖赛中一扫颓势,卷土重来。

原创文章,作者:北京赛程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gxh.com/international/271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12726180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