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赛事新闻

论连续三站F1比赛中,赛事干事判罚

进入欧洲赛季后,连续三站F1比赛中都出现了具有争议的判罚。F1的赛事干事在这几周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关注,他们很少会这样集中地成为人们的众矢之的,在这样一项裁判身居幕后的比赛当中判罚相对比赛是滞后的,这就能让观众清晰地看到另一种结果论——假设判罚不是这样的,比赛的结果是怎样的呢?

而这三场比赛的判罚,不是直接关系到冠军争夺,就是决定着积分区关门位置的积分之争,当然,更加火上浇油的是几乎都在比赛尾声。
首先是加拿大站,维特尔与汉密尔顿的冠军之争。这是本赛季银红两家第一次真正实力接近的较量。哪怕是在巴林法拉利占据着优势,也因为勒克莱尔赛车稳定性的问题,而没有与梅奔展开缠斗。

奥地利站判罚后续给出的官方裁定
奥地利站判罚后续给出的官方裁定

而在加拿大站这样又一条适合法拉利赛道,他们其实已经完成了第一个冲线的任务,只不过赛中的一个五秒罚时让维特尔身后的汉密尔顿成为了最后的胜者。

汉密尔顿险些被维特尔逼上墙
汉密尔顿险些被维特尔逼上墙

愤怒的维特尔一度拒绝参加赛后采访和颁奖仪式,一直重复着一句“Where I supposed to go?”意指自己失误后救车成功,除了此路,无路可走。他甚至还在最后把一二名的标牌进行了调换。可赛事干事则认为这是不安全回归赛道,对汉密尔顿产生了危险,给了维特尔一个五秒罚时,让本来走向白热化的冠军争夺少了不少圈的精彩。

法国站的冠军争夺则是无聊至极,本让人昏昏欲睡的比赛却在最后发生了积分区的激烈缠斗。7-10名在比赛最后阶段搅在一起——前后四人分别是诺里斯、里卡多、莱科宁和霍肯伯格。这四人本是两个集团,但由于诺里斯赛车存在液压故障,导致两个车阵合一,并在最后一圈直接展开刺刀见红的厮杀。

里卡多赛后的第一张罚单
里卡多赛后的第一张罚单

最终里卡多成功来到第七,赛车存在故障的诺里斯掉到了第十,莱科宁和霍肯伯格依然保持着前后顺序分列第八第九。但是因为里卡多在连续超越诺里斯和莱科宁时,两次离开赛道,一次不安全回归,一次在赛道外获利。两次处罚各罚5秒,一共10秒,让里卡多甚至直接掉出积分区外,让相距9秒的嘉斯利捡了一个大便宜。和维特尔不同的是,里卡多在赛后更加坦然地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里卡多赛后的第二张罚单
里卡多赛后的第二张罚单

到了奥地利站,受伤的继续是法拉利,不过这回却换成了另一名车手勒克莱尔。本来摩纳哥小将在整场比赛都顺风顺水,距离最后的胜利也可以说是一步之遥。可整场比赛对标梅奔作战的法拉利,将发车糟糕的维斯塔潘忘了个干净。延迟进战的策略搭配上适合红牛在这里作战的硬胎,让维斯塔潘跑出了令人恐怖的第二个stint,直到比赛尾声追击上了勒克莱尔。
维斯塔潘在对勒克莱尔的超车中延续了强硬的驾驶风格

在比赛倒数第三圈,维斯塔潘在三号弯重复上一圈对勒克莱尔的超车动作——先佯装外线超车,把勒克莱尔骗到中线偏外的位置,然后再迅速扎入内线。第一次勒克莱尔利用外线的出弯速度优势以及法拉利引擎在直道上的强势在4号弯晚刹车,成功守住内线。

但第二次维斯塔潘则变得更加凶狠,3号弯插入内线后,维斯塔潘选择了非常大的出弯角度,把勒克莱尔继续向外逼,而勒克莱尔本希望通过入弯前将角度拉开换取更好的出弯速度,但由于维斯塔潘不给勒克莱尔这条线路导致勒克莱尔出弯打方向时和维斯塔潘发生碰撞离开赛道,维斯塔潘也就完成了这次超越。

奥地利站赛后的最终裁决
奥地利站赛后的最终裁决

赛会宣布在赛后会对本起事故展开调查,争议的焦点无疑是维斯塔潘是否在这次超越中给外线的勒克莱尔留足了空间,而这次结局最终以“No further action”告终,法拉利面对胜利终究是又一次在终点线前倒下。

针对这三次判罚,各家都各抒己见,但是针对判罚本身争论最多的还是加拿大站的判罚,围场里的各种声音都存在,但不得不说多一半的声音还是站在了维特尔这一边,赛事干事的判罚对他可能有一点过于苛刻。而另外两起事故的判罚,多数人还是赞成了赛会的最终决定。

维特尔在赛后的举动透露着他对结果的不满
维特尔在赛后的举动透露着他对结果的不满

可这三起事故引来的集体讨论,其实并不单单是事故本身。人们在这些判罚中其实在或明或暗地传递着一种担忧——在现代体育运动中,规则的明确性与边界性越来越清晰,F1这项特殊的运动却好像在这方面与时代脱了轨,而且这样的判罚已经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这项赛事的观赏性。在本文中我们不会力求探讨每一个判罚是否真的得当,我们要讨论的是这些现行规则给这项运动带来的困扰。

加拿大站第一个冲线的维特尔却不是冠军,这在很多车迷心中是很是不舒服,本来可能看到四届世界冠军和五届世界冠军在比赛最后进行20余圈的缠斗,但却因为判罚让这场比赛瞬间失去悬念。而这就好比篮球比赛中,一方在上半场建立了相当大的领先优势,但第三节对手掀起反扑,结束时领先者的优势只剩1分,但是就在那时裁判宣布领先者的分数会在比赛最后扣掉10分,这让本来会精彩无比的第四节比赛变得索然无味。

里卡多先是四轮出白线后危险返回赛道
里卡多先是四轮出白线后危险返回赛道

而法国站的四车绞杀虽然因为发生在中游集团没有掀起像加拿大站那么大的讨论,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缠斗如果时常能发生在争冠集团,那么F1的各种改革才算真的见了成效,各种关于车迷流失的担忧也会显得多余。

可对于里卡多的处罚虽然也算得上是一把尺子量到底,但在今天赛车长度宽度已经和赛道出现不协调的情况下,严格执行规则直接就让这种缠斗变得难产,也难怪里卡多赛后自己说:“我很享受最后一圈的攻防,老实说,结果是好是坏对我来说无所谓,我只是想试着发动进攻而已,这比坐以待毙来的好,希望大家都享受这样的过程。”

然后里卡多又是通过四轮出白线超车获利
然后里卡多又是通过四轮出白线超车获利

对于里卡多来说,从红牛争冠的行列退居中游车队,这种落差让在成绩的追求上会更淡然从容,他希望获得是在前面“火星”车组所得不到的厮杀缠斗,就像在法国站那样,而且他也向车迷展示并做到了这些,只不过,想要他在现行规则下完成这一切,真的有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四车缠斗的局面在F1已经多年未见
四车缠斗的局面在F1已经多年未见

至于奥地利站同样发生了冠军争夺中的争议事件,人们争议的点则在于早在2016年,同样是在3号弯,比赛进行到最后一圈时,汉密尔顿从外线对罗斯伯格动手,罗斯伯格很清楚在3号弯只要是自己把线路守住,那么自己的队友便没有机会超过自己。但是罗斯伯格却采取了极端的方式来守住线路,他选择故意错过弯心非常多,迟迟不入弯不打方向,直挺挺地将赛车横在了弯里,这让外线的汉密尔顿不仅无法超车,甚至都无法在赛道内完成转向。

在千钧一发之际,汉密尔顿不得不打了方向以求留在赛道,但这让他和想把他逼出赛道的罗斯伯格发生了碰撞,并且自己还是冲出了赛道。而罗斯伯格却因为碰撞将鼻翼撞掉,最后滑落到了第四名。

维斯塔潘在这个赛季的完美表现让奔驰一直在打他合同的主意
维斯塔潘在这个赛季的完美表现让奔驰一直在打他合同的主意

罗斯博格这个动作让自己收到了罚时10秒的惩罚,虽然身后的里卡多距离他还有14秒,对最终排名没有影响。但这样的判罚已经摆了出来,让如今维斯塔潘和勒克莱尔的冲突没有追责显得有点尺度不一。

罗斯伯格当年防守的方式就是横在弯内不入弯
罗斯伯格当年防守的方式就是横在弯内不入弯

对此,赛事干事的解释是“维斯塔潘进入弯角,刹车,勒克莱尔当然能够看到他在追近,然后留在外线。最大程度延迟刹车的效果是明显,有效地占据弯心,全力刹车然后加油准备出弯。类似的事件在之前几圈已经发生过。”赛事干事表示,罗斯伯格与维斯塔潘行为之间的关键区别是,罗斯伯格似乎在刻意寻找汉密尔顿并试图把他逼出赛道。

“从我的角度看,可能很大的区别是罗斯伯格当时是在观望并寻找汉密尔顿,而Max则聚焦在弯角并试图尽快出弯。”因此赛事干事觉得相比之下2016年的那次事故情节明显“严重许多”。

维斯塔潘这次是在出弯时不给勒克莱尔留空间
维斯塔潘这次是在出弯时不给勒克莱尔留空间

可这种依托判例的判罚,哪怕赛后赛事干事从规则角度进行了解释,但是法拉利领队比诺托在赛后还是不满,他认为虽然当前F1需要鼓励激烈的争夺,他也希望今后F1能有更多这样的争斗,车手也可以有更多机会施展拳脚,但是在现行规则下,车手在弯内拥有足够的空间是被规则保护的,不论我们希望看到怎样的比赛,至少这场比赛维斯塔潘是需要被惩罚的。

比诺托现在面临的局面仍然是焦头烂额
比诺托现在面临的局面仍然是焦头烂额

这就像在加拿大站时,人们说维特尔虽然主观没有想要阻挡汉密尔顿,可客观上在回归赛道时影响到了对手,而这次维斯塔潘也许并没有想非要把勒克莱尔逼出赛道的意图,可能只是因为插入内线晚刹车导致在弯内的线路必须走大,可客观上他是没有给外线的勒克莱尔留足空间的。但是这两次的判罚却不那么一致,这也是比诺托不悦的重要原因之一。

头名争夺的轮对轮正是目前自由媒体集团所最希望看到的
头名争夺的轮对轮正是目前自由媒体集团所最希望看到的

看到这里,我们不难发现,F1的赛事干事每次判罚需要在冰冷的赛事规则条例、比赛情理以及过往判例中来回斟酌,但遗憾的是,不同的事件如果反复参考判例的话,总有几件是对不上的。而规则文字上的内容又往往不能涵盖场上所发生的一切情况,所以现如今的F1判罚总是让人们觉得和现代职业体育赛事有点格格不入。

这就像过往人类社会法律系统一样,当法制还不健全时,人们总是根据判例寻找答案,殊不知这其实就是一种对于公平责任的推卸。可对于F1来说,相比技术规则可以做到尽可能的量化,真正实现方程式的意义,场上纠纷的处置却还显得远在上古。当各家大佬还在为这2021年《协和协定》作废后的技术规则吵得不可开交时,大家是不是都应该回看一下,当今的比赛规则是不是也应该跟上时代的脚步?

查理·怀特的离去让大家对权威的敬畏褪去不少,英国大奖赛他的儿子将会承担按下信号灯的责任
查理·怀特的离去让大家对权威的敬畏褪去不少,英国大奖赛他的儿子将会承担按下信号灯的责任

谁也没想到,查理·怀汀这个权威的离去,使F1这么快就迎来了一个多事之秋……

原创文章,作者:北京赛程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ssgxh.com/news/2378.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112726180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9:30-18:30,节假日休息